主页 > 每日周边 >培林的危害性:科学证据还是恐慌塑造? >

培林的危害性:科学证据还是恐慌塑造?

2020-06-27 | 浏览: 5367

培林的危害性:科学证据还是恐慌塑造?

瘦肉精曾经长年在台湾使用过,但在2006年禁止所有类型瘦肉精的使用,因此只要你年纪超过7岁以上,可能都食用或是长年食用过含有瘦肉精残留的肉品,当美国牛肉几度向台湾叩关的同时却引发了「瘦肉精使用」与「残留容许与否」的社会风暴,演变成官方与人民的拉锯,政党之间的攻讦角力的状况,但是所有的攻讦角力拉锯依据的是什幺呢?客观的科学证据?还是恐慌?在下决定是否要支持培林(瘦肉精的一种)零检出之前,请让我们以科学的逻辑思考检验一下。

 

美国MIT经济学教授Dan Ariely 针对人消费行为进行了长年的研究,其成果告诉大家一个人类的特性,就是我们人类并没有总是依据理性判断作出决定[1],而培林问题有可能就是一个集体社会情绪下的一个例子。

 

瘦肉精在台湾被列入0检出,因此任何破坏0检出的意见或说法就会被自然的连接到破坏健康,破坏健康是被认为是不好的,不好的东西就是不该被接受,因此支持瘦肉精0检出自然就成为毫无疑问的判断结论,但是科学训练告诉我们,要「质疑」,这是我们生活中的统一标準吗?我想不是,瘦肉精有多种,台湾目前讨论的是称为培林的产品,如果我们观察媒体或是专家言论,我们可以很清楚发现到,培林的作用机制,人的耐受度,在可见的媒体中,几乎没有被客观的讨论,我们接受到的讯息只有危险,但是有多危险,是否比平常我们接触到的东西更危险,根本没有答案,我以下简单的举出几例子请大家思考。

 

 

培林与香菸谁危险?

 

新闻媒体,各种网站对瘦肉精有可能会造成心脏病以及各种疾病做出了类似以及广泛的报导,我取一份网路资讯当作範例[2]:

 

瘦肉精的危害及副作用

 

瘦肉精具气管扩张、心跳加快作用,因而能燃烧脂肪,让鹅、猪、牛等多长瘦肉、少长脂肪,减少饲料使用。欧盟自1996年起禁止使用提高生长功能的动物用药,包含瘦肉精在内,2004 年时全球有22个国可以用瘦肉精,但是其余至少140个国家禁止使用此药。而世界卫生组织也在2004建议全球不要使用瘦肉精,原因是瘦肉精会引起心脏等问题。

 

动物体内主要是经过肝脏代谢,因此肝的残留量最高,肉也会有一些残留,但是不高。人如果长期吃动物内脏,是有可能对气管,心脏等处产生影响的,因此喜欢吃内脏的人要小心才是。

 

瘦肉精要完全从人体排出去的时间,长达四天,人吃下瘦肉精会引起心悸、心律不整、血压升高,对心肺疾病患者危害最大,其他长期副作用包括:恐引起心悸、噁心、呕吐、四肢肌肉颤抖、头晕 、心跳过速、神经系统受损、胎儿畸形、肌肉肿瘤、电解质不平衡、严重会引发心脏麻痺而死、儿童性早熟,更能诱发高血压、心脏病、甲亢、青光眼、前列腺增大等病状 ,欧盟曾有餐厅顾客集体心悸挂急诊。

 

该篇文章提醒了读者瘦肉精是有潜在危险性,但是并没有告诉大家,要食入多少量才会发生症状,并且在正常状态下,是否会有机会吃到并累积足够发生副作用,如果先放下安全与容许量问题,至少目前全世界除了欧盟外大多地方地区都有使用培林的肉品,至今没有明显的报告认为食用后有多大的风险度,而心血管疾病的研究样本大多都会列入抽菸与否这个「变数因子」,事实上抽菸在医学上被广泛认知与各项疾病的发生具有高度的相关[3],对于冠状动脉血栓引发的心脏病甚至到达大约30% 是抽菸所引起[4],因此在许多疾病研究分析中需要将抽菸与否列入分析模式中加以考量,而抽菸所造成的危害相对于模糊不清、并且无明显致病案例的培林来说,是非常清楚的有害物质,但是台湾社会并没有对香菸作出同样标準的批判与拒绝,这是非理性的恐慌还是真凭实据的判断?

 

 

培林安全吗?

 

其实水喝多了也会中毒[5],严重了还会死亡,甚至普通食物都有致命的风险,脂肪以及乳糖跟许多癌症都有关联性[6],连丰年果糖那样的果糖都被证实帮助癌细胞生长[7],而市面的饮料大多使用果糖,如果以风险标準来看,日常生活即使是一般食品都可能具有高度致病的危险性,可是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风险度,却在乎一个连案例都找不出来的培林来恐惧,但是也许培林真的很危险,所以欧盟才会拒绝使用,不是吗?让我们回到欧盟拒绝的理由来检视一下:

 

Starting in 1981, the EU adopted restrictions on livestock production limiting the use of natural hormones to therapeutic purposes, banning the use of synthetic hormones, and prohibiting imports of animals and meat from animals that have been administered the hormones. In 1989, the EU fully implemented its ban on imports of meat and meat products from animals treated with growth promotants. Initially the ban covered six growth promotants that are approved for use and administered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EU amended its ban in 2003, permanently banning one hormone—estradiol-17β—while provisionally banning the use of the five other hormones. [8]

 

1981年起欧盟开始禁止包含天然与合成的荷尔蒙对家畜的使用,只准许荷尔蒙用在治疗用途上,这个政策是一个理念,然而因此导致的贸易障碍逼使美国对欧洲提出了批评与质疑,认为欧洲没有做安全性评估来支持其立场 (不论是培林或是estradiol-17β系列的荷尔蒙)。因此可以从这里了解到,欧洲的反对使用并不是基于研究数据,反而更偏向理念性的决策。

 

The EU claims it has complied with its WTO obligations and has challenged the United States for maintaining its prohibitive import tariffs on EU products. The United States disputes whether the EU has conducted an adequate risk assessment to support its position and maintains there is a clear worldwide scientific consensus supporting the safety to consumers of eating hormonetreated meat. In October 2008, the WTO issued a mixed ruling allowing the United States to continue its trade sanctions, but allowing the EU to maintain its ban. [8]

 

除了欧洲以外,世界主要国家对于培林的最大残留量标準是多少 [8,9]?

 

国家组织

用量规定

中国大陆

禁用[7]

中华民国(台湾)

不得验出

欧盟

禁用[8]

美国

国内:培林残量50ppb
出口至欧盟:禁用[9]

日本

进口:培林残量10ppb
国内:禁用

纽西兰

进口:培林残量10ppb
国内:禁用

加拿大

培林残量40ppb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

培林残量10ppb
其它瘦肉精:几乎都禁用

世界卫生组织

培林残量40ppb
其它瘦肉精:几乎都禁用

 

以10ppb当例子,简单的说就是1亿分之一的含量,为了方便计算,假设每天吃入1公斤的肉(台湾有多少人一天吃入1公斤的肉?),最大残留量等于是10 micrograms,而依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安全建议[10,11,12],每人每天可安全的食入(1.25 micrograms 乘上体重Kg),因此一个50公斤体重的人,每天可安全食入62.5 micrograms的培林,这相当要每天吃进去6公斤多的肉,才会到达安全剂量的上限,而即使是逃过检验销售到台湾带有培林残留的美国牛肉的残留值是多少?于2007年检验到的美国带有培林的牛肉残留量都低于1ppb以下[13],2012/2/13号大润发与家乐福抽查到含有培林的美国牛肉残留量都低于3ppb [14],虽然依然是违反我国现行法令没错,但是不需要有恐慌,因为根本远远达不到所谓会引起疾病的量,但是有人会说,我就不想要吃入任何具有危险性的东西,那请再思考以下这个问题。

 

培林与农药哪个危险?

 

即使不做数字性的比对,也可以很简单的了解喝农药会死人,直接喝培林应该也会死人,农药的使用与培林一样都有标準使用程序,考量药品的半衰期,也都有最大残留量的标準建议,如果只是为了健康理由,为什幺不完全拒绝使用农药?而且还相信所谓的建议标準?为什幺不依据一样的标準要求所有蔬果农药零检出?

 

 

专家的标準

 

台湾着名的毒物专家林杰樑主任多次被媒体採访关于培林的看法,他认为培林的危险性还要加上中间的代谢产物,因此风险性更高 [15] (但是更高是高到哪里,比如当年估算的狂牛症风险大约是10的负5次方,如果就算风险高50倍,也不过是另外一个极小值,因此在谈论风险时,应该提醒并注意实际机率而不是相对倍数),可是这还是没脱离一个老问题,欧盟并没有对培林进行容许量试验,并不知道容许量在哪里,变成只能从学理上做最坏的推测,这样的情况理论上,如果叶菜类使用的农药不做试验,问题也该与培林相同才对,对于已经知道容许量的蔬菜残留量,林主任採取了不一样的建议,他认为验出农药残留不一定对身体就有危害,即使农药具急毒,残留在叶菜上也属微量,应不至有急性毒性反应,民众不用太恐慌[16],因此对于陌生的项目应该採取的是了解,而不是只是拒绝,了解后,就不需要有不必要的恐慌。

 

以上提供的思考问题,不表示对培林该有什幺样的立场,不论是支持或是反对,都该基于一个正反两面资讯完整的条件下作思考与判断,当然所谓的美牛问题,不只是培林本身安全与否问题,包含了产业冲击问题,国际经贸政治问题造成的情感反射问题,不可否认的还混杂了狂牛症的问题在其中,虽然有很多因素干扰了应该要有的思考,我基于就科学论生活,但是生活本来就不只有科学,不过我觉得我有一份公民义务提醒大家,应该思考这些问题,再来作判断,而不是只有非理性的恐慌。

 

 

首图来源:报导日期 2010.12.24 台湾时报 图片取自云林县政府网站

 

文献:

    Dan Ariely, Predictably Irrational: The Hidden Forces That Shape Our Decisions

    瘦肉精的危害及副作用

    Vascular damage from smoking: disease mechanisms at the arterial wall

    Smoking – health risks

    维基百科:水中毒

    Women and Cancer: Opportunities for Prevention

    Cancer cells slurp up fructose, US study finds

    The U.S.-EU Beef Hormone Dispute

    维基百科:瘦肉精

    Evaluation of Certain Veterinary Drug Residues in Food (Sixty-second report of the Joint FAO/WHO Expert Committee on Food Additives). WHO Technical Report Series. No. 925, 2004.

    Evaluation of Certain Veterinary Drug Residues in Animals and Foods (Sixty-sixth report of the Joint FAO/WHO Expert Committee on Food Additives). WHO Technical Report Series. No. 939, 2006.

    Residue Evaluation of Certain Veterinary Drugs. Joint FAO/WHO Expert Committee on Food Additives. FAO JECFA Monographs 9. 2010.

    药物食品安全週报第97期-行政院卫生署

    联合报:大润发与家乐福 牛肉检出瘦肉精

    自由时报:《星期专访》林杰樑:培林就是瘦肉精 不能模糊

    中国时报:卫署:扩大检验量 抽查上游集货场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