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高新大全 >毛泽东一句话一个女人让40万条光棍汉疯狂 >

毛泽东一句话一个女人让40万条光棍汉疯狂

2020-07-19 | 浏览: 2143

毛泽东一句话一个女人让40万条光棍汉疯狂

当年伟大领袖毛泽东跟林铁谈话时说了一句「一定要根治海河」,河北省全省各县都成立了「根治海河指挥部」,每个村(那时叫大队)都按照人口下达任务,基本上按照1%的人口出工。全河北省当时农村人口大约4000万,40万海河大军雄赳赳开赴战场。那时由于口粮不够吃,当然要选择饭量大、没有老婆孩子的光棍汗背井离乡去战天斗地。古人管这叫「当赋」,就是去远方卖苦力;俺那时叫「上海河」。

上海河的饭是白吃的,但每天窝头鹹菜,别说肉了,就连油腥都看不到。睡在自己搭的简易草蓆工棚,每天每人挖走几立方米的土,从河里用独轮车推到大堤上去。因为饭里没有油,体力消耗太大,我一顿吃13个窝头仅三车土下来肚子就空空如也,两眼冒金星四肢打颤。一旦下雨那工棚就被水淹,因为太累几乎处于半昏迷状态,醒来竟然不知道已经在水里泡了半夜了!

那时自己哀叹这哪里是人,分明是牛马!要知道「上海河」都是自愿去的,就是因为那窝头鹹菜随便吃。这样就可以把口粮省下来给父母兄弟让他们能多吃上一点窝头。本来省里的任务是每人每天3立方米的土,可到了地区,就改成了4方;地区各县(就是根治海河团)领导为了提前完成任务,就改成了5方;到了公社,就是工地上的「连队」,互相比赛,就成了6方。这样层层加码,每人每天6立方米的土12个小时根本干不完,只好等到晚饭后有了月光继续干。要是没有月光就只有天一亮就提前去干。因为今天的活没干完,挤到明天那就糟糕透了。

您要问:不干完又怎幺样?润涛阎告诉您,就一招:不管饭。

茫茫田野,连村子都看不到,你到哪里去讨饭?总不能饿死吧?那就只好拚命干活了。再说了,当官的明明白白地告诉大家:完不成任务,怎幺回家?

牛马不如的日子,谁不想家呀?每当夜晚拼掉最后一点力气干完了当天的活,躺在潮湿的地上呻吟时就害怕地问自己:还能活着回家吗?

四个月的功夫,新河大堤焕然一新。站在大堤上眺眼远望,犹如一条巨龙蜿蜒盘桓匍匐游弋,那动态的幻觉宛如看到了裸体美女诱人的曲线一样心旷神怡,让你觉得有了「乾大事」的成就感。口中还唸唸有词:「奋战团伯洼,想着亚非拉!气死秦始皇,哎呀我的妈!」这是长期闷头苦干那情感压抑到了极点时的唯一正面的情感发泄。

剩下的负面发泄,那就是怒吼了。没有娱乐,没有报纸,听不到广播,尤其听不到女人的声音,唯一的发泄只有怒吼。最害怕的是在捞河底阶段,因为几十万人都同时在河底,如果有人一声吼,在那简单无聊的体力折磨下精神享受为零无声无息的时候,一个刺耳的声音会产生像原子弹爆炸时的连锁反应一样,个个都使出全身力气吼起来。那声音的共鸣加上堤坝产生的声音共振,整个大堤就像地震一样颤抖起来,大地摇晃起来使你根本就站立不住。如果不立刻把耳朵堵上,那如同原子弹爆炸一样的声音毫无疑问会把耳膜震破。

光棍汉们披星戴月的卖苦力,累得无精打采。可要是有谁说起远处有个女人,所有的汉子们都即刻把那雄性荷尔蒙化作烈性炸药,耷拉着的眼皮一下子翘得老高,满腔热血崔得干活唯一没用过的那桿肌肉立刻昂首起立。说来也是,浑身的肌肉都累的酥麻了,但光棍汉们最值得骄傲的那疙瘩肌肉总是閑着,这对身上其它部位来说实在不公平。那个女人到底长什幺样子就不重要了,反正长期看不到女人,即使看到老母猪都是双眼皮的。

突然有一天,一位哥们看到了岸上有一女人路过,便吼叫了一声。河下边的人立刻明白了哥们吼叫的原因便一起吼叫起来。从此以后,一旦有人在岸上看到女人后发出吼叫,河里的人们都明白了,似乎自己也看到了那女人一样而亢奋不已。

有一天捞河底,有一哥们去堤坝上面拿水壶时看到远处与大堤平行的土路上有一个女人骑车而过,他立刻尖叫着吼了一声。大堤下面的光棍汉子们当即猜到上面有女人,也就跟着性激素的爆发性分泌而亢奋。那震耳欲聋的声音突然由近及远的爆炸起来此起彼伏。

要知道,40万条光棍有秩序的排列在几百里的河床,个个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吶喊,轰鸣的声音胜过炸弹、赛过滚雷,嗡嗡地有节奏地迅速朝另一头滚去。空气在沸腾,大地在颤抖,男人的激情化作了神力。大家都堵着耳朵闭上眼,张开喉咙声嘶力竭。轰隆隆山摇地动,呼啦啦旁边的人乱跑。我睁眼一看附近拐弯处几十米宽的大堤因声音共振而塌方!有十几人半截身子被埋在土里,大家奋不顾身立刻抢救,才没有造成悲剧。

后来听说,土路上骑车的那个女人被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吓瘫了,倒在地上不知出了什幺事。霎时间地动山摇,她从自行车上摔下来后无意识地堵上了耳朵才没酿成鼓膜震破的悲剧。但她从此神经不正常,半夜里突然间会大吼起来。

别说她了,就是知道是怎幺回事的我们这些当事人从此也常常晚上做恶梦,梦见那撕心裂肺的恐怖声音。虽然过去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毕竟不是第一次了,但这次实在太疯狂了。也许是因为到了捞河底的时候表明体力消耗已经到了极点,也许是因为好久没人谈起女人了,也许是因为怒火早已满腔,也许是因为快完成任务看到了回家的希望,也许是河已经挖得比较深堤坝容易产生共振,一旦这些因素加起来,那爆炸力惊天地动鬼神也就顺理成章了。

几十年过去了,那声音依然在耳边迴荡。那震耳欲聋的声音与其说是对独裁者的怒吼、悲惨农民的哭诉,还不如说是牲口们的哀嚎。我们比只给口饭吃就要卖命的牲口强到哪里?

四个月一拨的根治海河苦力终于过去了。回到家里一算,除了白吃窝头鹹菜外,快累断筋骨浑身都散了架子的牛马生活挣来的钱还不够买一条棉裤的!因为一个工值只有8分钱,而且当时一分不给,要等到秋后年终决算时一起算账。

一个女人,就能让40万光棍汉疯狂,吼叫声的共振能让堤坝塌方!要是他们手中有武器,那个女人喊一声:「不愿做奴隶的光棍汉们,拿起武器跟我冲!」40万大军就能把天下捣个稀巴烂。当然,没有亲临其境,您想都想不到40万光棍汉追随着一个女人,玩起命来的力量会有多大。

一个女人,引来40万光棍一声吼,大地立刻抖九抖。4两拔万吨,女人的力量啊,怎幺形容都不过分。不知这个场面,历史上可曾有过?

后来我到了长城时便推测,当年不是孟姜女的哭声使长城倒塌,而是民工们的吼叫声产生的声音共振振倒了长城。声音共振能使海河堤坝塌方,何况那狭窄的砖墙!只是当年不懂得声音共振的人们,以为是孟姜女的哭声感动了苍天。

后记:

海河大堤总工程比三峡大坝耗工时多多了,但国家没有花钱,那8分钱的工分钱也是农村自己解决,国家不拨款。那近20年的窝头鹹菜也是河北各县自己筹措的。今天还有谁知道历史上曾经有过这幺个浩大工程?有谁写出过农民工光棍汉们那悲惨凄苦而又壮丽的岁月?

毛泽东在1963年年底顺着河北省委书记林铁的话说了一句「一定要根治海河」就掀起了浩大挖河工程。主要是刘子厚继任省委书记后调动全省之人力轰轰烈烈搞起来的,他动员男女老少齐上阵。根治海河用了近20年时间,每年最少20万人,有的年份多达60万壮劳力参战。直到毛泽东死后邓小平上台罢了刘子厚的官工程才中止。根据专家计算,总用工可以与秦始皇修长城,隋炀帝修大运河比肩!

但河北水资源贫乏,地下水开採严重,地下水位由解放时的2米下降到现在的200米了。整个华北缺水严重只好南水北调了。防涝的海河大堤毫无用途,一次也没有用上过。由于长城和大运河都有过用途,历史上留下了一笔。海河大堤劳民伤财,即使三峡大坝引发灾难,那至少也曾发过电!海河大堤没有挡过一次水,因为地下水位都到了200米以下了,哪里会有多余的水在地面上流?混帐治国,荒唐至此,视农民如牲口,命同蚂蚁。刘子厚紧跟毛泽东,工程没有论证就大搞特搞。只是这幺个浩大工程竟然在历史上没有人记载,想起来都感到悲哀。要说历史就是被遗忘的,可这段轰轰烈烈的历史从来没有被记载过!

那您要问这幺荒唐的浩大过程为何持续了这幺久?因为刘子厚是李先念的儿女亲家,即使在文革时代,李先念都从未倒过。他专门抓农田水利的副总理地位一直很稳。别人谁敢告刘子厚的状?邓小平拿掉刘子厚时,李先念还当权,所以,河北百姓称邓小平是青天。他终于结束了河北人民长年累月挖河的苦难。

毛泽东说一句话,下面就当成圣旨。他说「人人都犯错误,只有高岗除外。」「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这是翻手是云,可覆手是雨时又是另一番景色了。可这种胡说八道的话要是别人说的,那后果就不言而喻了。要是有人那幺吹捧高岗,高绕事件时肯定死路一条。要是邓小平说过「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文革时老邓命就没了。后来高岗提起毛泽东的话,毛泽东说他不记得说过那句话。毛泽东后来还记得他说过「一定要根治海河」那句话吗?八成他不记得。可他一句话可苦了河北百姓了。

上一篇: 下一篇:

推荐: